2 十一月

多伦多和上海收入相同的两对夫妻,谁的生活压力更大?

本周一篇讲述多伦多开销的文章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文章里作者是多伦多一对夫妇,年薪16万每月扣除各项花销只能剩下30块钱。

这是否说明多伦多生活成本实在太高呢?如果相同的收入,生活在上海会是什么情况?

生活在上海,年轻夫妇年收入75万不够用

全球财富报告”指出,中国家庭财富总值达22.8万亿美元,跃居世界第二富裕国家,中国拥有全球最庞大的中产阶级人口,达1.09亿名。该报告发布后迅速引起国内媒体舆论高度关注。

然而,财富增多、中产阶级增加也许并非看上去那么美。近日,一篇《“年入70万不够用”算哪门子危机》文章晒出一个中产阶级的工作生活和一个中产阶层家庭账单,显示了中产的纠结和焦虑。

作者生活在上海,上世纪70年代末出生,毕业于全国重点大学,恋爱买房结婚生子按部就班,人生就像教科书上教的那样,一步也不差。丈夫毕业于一所名校的热门专业,还是博士。他们还清了内环一百几十平米的房贷,开着一辆20万的家用车。

就这样浑浑噩噩流水一般地度过了人生的前三十年,我发现自己逐渐成为身边人眼里的“中产阶层”。于是乎,“中产阶层”的烦恼也就应运而生了。起先只是掀起一些小浪花,后来却逐渐涌成了大潮,简直让人透不过气来。所谓“中产危机”,大约就是这样的吧。

花销不小、存款不多

危机之一,首先是没钱。对,你没看错,最直观也最现实的烦恼就是——没钱。

且听我慢慢道来。我们目前的家庭收入税前大约为75 -80万。除去税金养老金各种金,大约25-30万,所以到手差不多是50万上下。开支如下(见附表,制图:邵竞)

这就是我们一家全年的开销,约40万元左右。当然,我们不是月光族,但不得不说,我们能存下的钱真的很有限。当然,孩子在上小学之前,教育费用没有那么高,但那时我们的收入也稍微低一些,所以每年能存下的钱基本也就一年10-20万之间了。

如果再加上一些简单的投资(实际上也没有太多余钱去投资),例如股票或理财产品,可以想象,我们十年来的积蓄是算得出来的。

这对夫妇未来十年的巨额开销

这么多钱,还有存款,看着也够花了,不是吗?但想到将来,我还是不免焦虑。毕竟,根据正常情况,未来十年我们除了每年仍然需要这样的开支,还有以下这些开支是需要准备的:
1、子女教育:女儿如果在18岁高中毕业就出国的话,我们就至少需要准备200万的存款;如果她高中需要读国际学校,支出需要增加100万。孩子的教育可以说是未来十年最大的开支;
2、医疗:家里的四位老人,未来十年都将进入80岁左右的年龄段,而我们自己也将进入四五十岁的疾病高发年龄段,50-100万的应急医疗费用,可以说是救命钱;
3、养老金准备:十年以后,我和先生都将步入五十岁左右的中年期。退休后的生活要能保持一定水准,更多仍需要依赖于我们自己养老金的准备。以现在物价一年60000元支出的考虑,两个人如果都有幸活到85岁,就需要准备150万的养老金;
4、子女结婚:不管别人怎样想,我女儿结婚时,除非她自己不要,不然我会尽力为他们的小家庭助上一臂之力。我们这样的家庭,准备100万左右差不多吧;
5、个人培训:越接近四十,随着“中产”生活的轨迹越来越清晰,自我的提升也变得迫切而重要。尤其是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也逐渐发现了自己的肤浅和不足,因此更确信也更有目标地希望在自己向往的领域中可以有进一步的发展。我的目标是考出心理学硕士学位,大致所需要的经费是15万元左右。
6、大宗开支:更换车辆大约在30-40万,置换或房屋装修及各类电器更换,大约40-50万。
综合以上,差不多在550万-650万之间。看官们显然都看出来了,根据我们的收入情况,拿出这笔钱是很困难的。
年薪16万年轻夫妇的花销:每月仅剩30刀
多伦多一对年轻夫妻,一家四口,夫妻两人都有工作,总收入$16万。两个孩子,一个5岁,一个3岁,双方老人轮流过来带孩子,省去了托儿费用的情况下,每个月也只能剩下区区30块钱。

多伦多上海两对夫妻收入相同,哪里生活压力更大?
居住在上海年收入75万的夫妇全年开销约40万元左右,他们表示自己每年还能存下来的钱在10万和20万之间。
但是他们的花销中并没有算入自己的房贷,现在在上海买一套120平面的房子,房贷每月需要2万。如果算上这笔开销的话,上海这对夫妇每年还要多花18万,这样每年的开销就达到了64万(110,408加币)基本上一年是存不下来任何钱的。
而居住在年薪16万的夫妇,每年的开销为11万6,一年下来还能剩下4万多加币。
总体来说收入相同的话,还是居住在多伦多生活压力更小一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